当前位置: 首页> 长篇故事

受伤的鸟,飞走吧

发布时间:20-05-16

今年的冬天姗姗来迟。抬头仰望,自然的主色还是绿色,太阳还是那么灿烂,树林子里最活跃最热闹的还是麻雀们。北风吹来⿵空气里总会弥漫着一股酸臭味,这是楚源化工污染空气的杰作。在宁静的校园生活里,有了一丝烦恼,走й出校园┄┅散散心吧。

校园的对面是聚商街。聚商街上,奸商们的吵骂声、麻将的搅拌声、附近酒店的鞭炮声,声声入∪耳。

今天是周六,下午闲着无聊,干脆约几位同事到福星酒店喝几杯酒。

菜酒刚上桌,就听到对面的南岳大酒店放起了冲天炮竹,炮竹的爆炸声响彻云霄,透过墙壁玻璃,只见一道黑色的闪电,从樟树稍上划过,击落在眼前的透明玻璃上,滑落在檐廊↹上,紧接着听到了凄厉的叫声和翅膀拍击地面的声音。

我赶忙冲出门外将一▔只受伤的鸟捡进☏店∞内,找了一根细绳将♀它的翅膀系着。这只鸟是黑色的,和斑鸠差不多大,一φ直在我的手掌中凄惨的叫着,挣扎着≥。

同事要我将它甩在外面,以免影响Γ我们的酒兴。我没有同意,怕鸟被他人捡走,而让自己间接成为刽子手,于是将它放在吧台后。一个朋友提┕议将它交给厨师,并说将近一个月没尝过野味了。我执意要将它带回家喂养并◥给它疗伤,几个朋友也就不再说什么·。※了。

因一直想着怎样安置这只受伤的鸟的◄事,我没有了喝酒的兴致,仅喝了半杯酒,吃了一碗饭,抱着鸟匆к匆回家。

走到门房,一位保安见我双手捧着一只鸟,将手伸过来捏了捏。这只鸟又凄厉的叫着,我对保安怒斥道:“你把我的鸟捏坏了!”那保安二话不说,掏出50元钱要将这只鸟买下,并感叹道:“难得的野味啊!明天拿它下酒。&Ⅴrdquo;我没有理睬他,径直走在校园的通道上,用手抚摸着鸟的头部,它微微地作着伸屈动作,℃也不再叫了,好∕像感受ō到了我手掌中的温暖,懂得了我的善意。

红嫂走了过来与我打招呼,说这只鸟煨天麻可治愈我老伴的头痛病。一种魔念在我脑海里涌现—&mda▄sh;我的老伴多年的头痛病一直未好,这只黑鸟也许是最好的偏╬方啊!

不知不└觉走进了教工宿舍生活区。在高大的海棠树和翠绿的女真╦╧ξ树之间,几只鸟雀在欢快的飞跃;几排枝叶繁茂的香樟树上歇着不少类似我手中的黑色的鸟。春夏秋季不曾见到这一类鸟。我明白了,它们是从北方来到这儿的,专门来采食香樟果子,并在这儿安度冬季的,它们是北方的来客!

我手中的鸟本是栖息在高高的樟树梢上,为躲开冲天炮的巨大噪音,惊慌之中才撞到玻璃上受伤的。

阵阵鸟叫声传了过来,手中的鸟似★乎听到同伴的呼唤,也跟着大叫起来。这次的叫×声显得更加悲凉,恰似杜鹃啼血。我分明听到σ了“救、救、救&he▪llip;…”的声音,这是在向同伴求救的声音。

它在我的手掌⺌中拼命的挣扎,我把它放进怀里,他又从怀里‖∠钻出来。我赶■紧解开系在它≥翅膀上的绳子,尝试着将它放生◘。它在我手掌中流连了一会,展开翅膀飞走了,飞进了樟树林,寻找它的▊同伴去了。我估计它是从我的怀≤中吸收了能量,恢复了一些元气÷,再加上求生的本能拼力飞走¥的。

樟树林的香味和夜来香的芳香扑鼻℅而来,我伫立在院子里望着那片樟树林,松了一口气。

后来,我在五楼住房南面的窗户伸展出去的防盗网上放了一块木板,在木板上时常撒上一些吃剩的饭食,引来了许多麻雀,偶尔也有黑色的鸟,但不知是不是那只受伤的鸟的同类。我家窗户的防盗网便成了一个开┊┋放∽性的鸟笼,是鸟类温馨的港湾,也似一个张开着臂膀的巨大的怀抱。清晨起来,我总可听到鸟类悦耳的音乐,总要朝防盗网端详一会,看能否找到那只受伤的鸟。

上一篇: 一生一场的心灵告白
下一篇: 记忆里的那场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