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快乐美文

上了锁的时光

发布时间:20-05-16

我的舍友①跟我说,他收到了一张四年前使用〾出去的十元人民∽币。我К听后不得不感慨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奇妙,自己曾经使用出去的钱还能回Ⅶ到自己手中。我问他是为什么会记住那张人民币的编号?他回答说,四年前他读高二,那时候要交班费,但偏不巧,那天他身上只有这十块钱,他不得不把这仅有的十块钱交了上去,为做惜别,他就把这个编码记住了,当时还坚信会有一天,这十块钱会回到他手上。

这真是一个奇妙的世界。

我突然就想起一件类似的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,那是发生在我读初一的事情了。

我读初一的时候,全家人在县城租房子住,一是因为父母的工作需要,二是方便我上学。父亲是一名语文老师Ψ,他时常对我说,λ城市看上去井井有条,实则暗潮汹涌,在你看不见的角落,时刻都在酝酿着一股黑潮,就像阳光无法照射到整个地球,有昼半球,就会有夜半球。说白了,他就是想告诉我人心隔肚皮,要提防着陌生♥人,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的话。当时我就想,城市虽繁华,但人心也像那混凝土般冰凉。

有个周末,我一人在家,门铃突然响了,我拉开内门,隔着一扇铁门就看见一个跟我爸年纪差不多的中年人,提着好几袋红色的礼品盒,笑呵〩呵的站在门外。

见我一脸疑惑的望着他,他问我,你家大人在吗?脸上依旧是笑盈盈的。

我下┊┋意识的说在。这是小学的时候老师教我的,说是如果有陌生人问你家人在不在时,你得回答说在,这样能够吓住想要图谋不轨的人。

他接着说,我是楼上的,前几天我儿媳妇生下了一╥个男孩,今天才回家。按照我们当地的习俗,我们得给邻居送去喜糖或者喜饼。他向我递来一袋礼品,红彤彤的︹︺︻,很喜庆,说:诺,这是叔给你们家的,你拿着。

我犹豫着到底该不该开门,万一他伪装成送喜饼的坏人骗取我的信任,待我开门后抢劫我家呢?可万一却有此事,■他只是想得到邻居对他媳妇和孙子的祝福呢?犹豫着,我还是胆颤心惊的拧开了门把,开了一条窄窄的门缝,足以让我的手接过他手中的礼品盒。

他热情的说:你记得跟你家人说一下。说完,他就离开了这一层楼,提着剩下的礼物下楼了。

傍晚回来,我跟父亲说了这件事,父亲也是一脸凝重的◎神情。为求心安,父亲下楼买了一些水果,说是带我到楼上确认是否真有此事。

来到楼上,按了门铃,等了几秒,有人来开门了,是那个大叔,我一眼就认出他来。┎父亲主动说,听孩子说你家添丁了,还给我︴们送来了礼品,真是太意外了。所以我买了点水果,算是回礼了。

大叔也不ぁ见外,ↀ顺手接过了我爸手中的水果,寒暄几句后他邀请我们进他∏家喝茶,我们应邀而去。因是楼上楼‖下,房间的格局也差不多。进去的时候,就№看见他们一家都在细心照料婴儿,◁此时Ш他睡在婴儿床里,肥嘟嘟的脸Г颊,可爱极了ↁ。

看∽来是确有其事了,大叔不是坏人。我很庆幸他不知道当时我把他当成了坏人,不然@此时我没有脸面呆在这里了。在大城市里,不是每个人都像是我们认为的那么黑暗,冰冷的≧混凝土,也有阳光照射的时候,世间存在着让人温暖感动的瞬间。

三字经说,人之初,性本善。我觉得这是对的,不是每个人都像Й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坏,当面对别人的好意时,应当热情的接受,你的拒绝也许会寒了那些热情的人的心。

有个中午,天气甚好,阳光很灿烂,于是我把房间里的被子拿上天台晒太阳。由于同一栋楼是共用一个天台的,我来到楼顶时,就遇见л大叔在晾婴儿服,很小件的衣服、裤子,那是每个人都曾经穿过的服装。

两人相视一笑,我问他怎么跑到楼顶来晒婴儿服了?家里的阳台也可以晒啊。大叔∈笑了笑,说,阳台已经晒满了,这个阶段的婴儿换洗的衣服可多了,加上几个大人的衣服,阳台根本容不下。

这看上去虽然辛苦,但这是幸福的,一个孩子的出生,给一₪큐个▎▏家庭带来了欢乐,带来了幸福。大叔脸上,丝毫看不见忙碌的疲惫。

我又问他,怎么这些活是你来干呢?你儿子呢?阿姨呢?大叔乐着回▼答我,我儿子得上班,媳妇坐月子不能碰冷水,阿姨得去买很多补品给儿媳妇补身子,女人的事,还得女人来做۩才周到。

我们≯一家刚搬来没一个月,这么快就与楼上打上了交道,比我想象中的要快。但我们两家的交集不怎么多,因为两家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,该上班的上班¤,该上学的上学。有时候会看见大叔和阿姨两人推着婴儿车在楼下走动,我∩见到他们⿲,会跟他们打个招呼,有时我会▅▆搭他们家的顺风车去学校。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着。

大概半年后,大叔一家搬『走了,但搬去哪里了没跟我们说,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千米的神州大地上,两家人就再也没见过了,我们两家就成了两条相交过后越走越远的相交线。

上个月,我去江西小武当山游玩,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跟我印象中大叔的模样相差无几:他的下巴有一颗黑痣,黑痣上长了一条毛发|。这世间很少有人长这样≥的痣,而传说长这样的痣的人有福气,会儿孙绕膝,家庭和睦。

确实是如此。因为我看见他们一家五口人幸福的一起爬山,有说有笑。八年过去了,当初那个还躺在婴儿车上的小孩,如今已经到大叔的腰了。犹豫再三,我还是决定不跟他№们打招呼了,让他们一家幸福的去爬山,共享天伦。

遇到大叔时,我的心情也像舍友收到曾经用出去的钱那么激动。我们都不知道对方搬去哪里了,却在某一天在同一个地方相遇,这大概就是缘分吧。

《三国演义》里说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,你永远不会知道明天会遇见谁,也不知道明天谁会离开你的世界,生活就是这样,充满各式各样的分分合合。相逢时,彼此珍惜,分别后,⊙各自安好,足矣。°゜

上一篇: 创军营往事之磨破的腚沟
下一篇: 记忆里的那场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