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友情文章

蓉儿生病记

发布时间:20-05-20

近一个月我没有提笔了,主要原因是蓉儿我病了。说起蓉儿的病,要追溯到去年下半年的某一天,或是某段时期,那些天我总感觉脖子有些酸痛,尤其是后颈,僵直,有针扎般的疼痛感,还有些麻木,颈部肌肉紧张,棘⿶突。我的头稍作扭转,疼痛就加剧,扭转的&角度愈大,扭转的速度愈快,疼痛感愈深重。有时咳嗽一下或是打☠个喷嚏就疼痛得泪水涟涟,就是稍微用力呼吸一下,也♨倍感难受……它这样咄咄逼人,我只得忍气吞声地随方就圆。我害怕万一它一怒之下下了岗,我不就要一命呜呼了?

作为人质,我只得低声下气委曲求全了。刚开始我以为它受了Γ凉气,为它买来不少五颜六色的围巾,把它打扮得花枝招展的;夜晚用热毛巾温暖它的菩萨心肠,时不时地用手经常轻じ抚按摩它,在这样软硬兼施的狂轰滥炸下,它也作了些让步—&↑mdash;疼痛感减弱了许多。前些时候,有一天,我的右手突然酸痛起来,手臂勉强能抬高不过一尺,昔日坚强的臂膀变得软弱无力,连穿衣洗嗽等日常△活动都难以完成。你说,我这完全靠右手谋生的日子岂不天塌地陷了!

我这才惊觉——那家伙根本没有为我的物质所贿赂,只是它狡猾地转变了进攻方式,转移了入侵部位。原来它贼心不死,居Ⅸ然在我的体内迅速地发展了下线,并拉帮结派攀亲带故,还吸收了vip会员,——看,这右手就是它的雨后春笋的第一根笋,就是打头阵的先锋,我背部的脊椎好像也有被它拉下水的迹象,好像在为它摇旗呐喊——看来,我那貌似固若金汤的城池已经失陷,病毒将会长驱直入,在我体内任意驰骋——蓉儿病了!

蓉儿病了,首先应当通知的自然是我的夫。我给夫发了条信息:“蓉儿病了。”

“哪里不舒服?没看出来……”夫言简意赅,画外音很有些吃惊。是啊,早晨还好好地。

“颈痛,手,背都痛,估计是零件坏了”。

“一切零件都是原装的最┈┉好,不要企图撤换。注意调理……”

我当然知道换零件的工程巨大艰难,且不说要花掉多少“毛爷爷”,单是那种掏心挖肺的痛苦,也让蓉儿毛骨悚然,心惊肉跳。虽然零件不能换,但“蓉儿是病人”◄这一理念,要路人皆知,深入人心,尤其是夫┘。

蓉儿的这个病,是难言之隐。当然∣,这个隐,不同于那些电线杆上贴的猥琐的小广告主治的那种难言之隐,也不是某些激进组织总往见不得光的地盘处生长,不能随便把病灶显露出来给别人看的那种顽疾,更不是说出口就会引起别人的讥笑蔑视甚至恐慌的那种隐疾。蓉儿的病难言就难在,这种病痛只能自知其厉害,表面并无异常,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。它能酸得你有气无力┗,痛得你咬牙切齿。

且时隐时发,如若坚持一下,也能忍住〩,绝不影响生命。痛得厉害时,我咧咧嘴,倒嘘几口凉气,也就过去了。脖★子不能◐扭动,我就尽量不左顾右盼;右手抬不起来时,我的脸就免去涂∮脂抹粉的工序经常素面朝天,并尽量训练我的左手。但,我仍能骑我的“雅马哈”,神采奕奕地穿街过巷,上学放学;我也能精神焕发地上课,备课,批改作业;还能如火如荼地开展我的教学教研活动。

所以生病要生得巧妙。生病就不要生那种带“癌”“肿瘤”之类的病,要生病,就生这种冷暖自知,痛痒能自由把握的病。蓉儿的这种病关键在于宣传。当然这种宣传,要把握时机,要把握场合。比如,上课时,蓉儿的颈椎痛得头晕目眩,这时我得忍™住,因为我是老师,我从事的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,我可以为此中断滔滔不绝的讲解,但绝不能破坏我为人师表的伟大形象。即便我的手这时要求下岗,我也会和颜悦色地说:&ldquo◁;孩子们,老师想请一位同学把这个词写在黑板上,谁愿意呀……”

这样天衣无缝地掩饰,你会吗?!蓉儿是坚强的,不愿意随便地丢盔弃甲,蓉儿的脆弱,只能在夫面前袒露无遗。夫一回家,我就感觉我的脖子比任何时候都痛得Ы厉害:于是龇牙┕咧嘴,娇喘不止,额头冒虚汗,脸色阴沉……所有这些都在明白无误地一再暗示——你的蓉儿病к了,而且病得不轻!瞧,那苍白的脸,那泪光莹莹的眼睛,一副病西施的模样,他岂有不生心疼怜悯之心?倘若加上娇嗔地一嗲,他立马缴械投降!☆这当中最根本的原因的是,蓉儿这保姆病了,我们家的日常生活就要受到严重影响,很可能要濒临破产,趋于冻结状态。所以,夫仗着自己高大彪悍的劲儿,立即将我羁押到医院。

可恨潜伏在我身体▷内的妖孽,在一系列医学仪器的的扫视窥探下一一现出原形。医生说蓉儿的病叫“神经性颈椎病”。这种病到目前为止是没有办法根治的,治疗的方法主要是按摩,推拿,牵引等,要想根治,就是麻姑下凡华佗再世也会束手无策。如若症状严重,也可以采用微创手术治疗,但由于颈椎部位的神经、血管等组织较多,手术危险性高……听到这些,我想换零件的念头立即灰飞烟灭了。

蓉儿的病,使蓉儿成了最大的受益人。真佩服舆论的力量。俗话说,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其实舆论的力量才是无穷的,而且是无形的。自从我大肆地宣传我的病痛以来,我的生活随即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:由于我讨厌在۩医院做牵╢引(那是什么牵引,其实就是“吊颈”)我不愿意自己惊恐,也担心别人惊吓。夫很理解我的苦衷,马上网购了按摩包,按摩器等全方位的一系列按摩用品,只要我在家,这些家伙就肆无忌惮地在我的颈脖上、脊背上、手臂上随意践踏,任意骚扰,并乐此不疲;我的闺蜜死党会在我空课的时候,见缝插针地拽着我去打羽毛球;我的三五好友,只要有空,就约我散步,还要我倒退走,趁假期▓还要我爬山登高……

白天这样折腾,连晚上睡觉也不得安宁:仰面躺在床上,头要垂到床下,而颈部刚好在床沿上,让我的长发及地也就算了,还要让我亲身体味古人头悬梁的滋味!最可怕的是,看书要限时,练字仅为一页,虽然能听听音乐,但在这样的压制下,完全没了那份雅致的心情,上网┌、看电视是完成训练之后的奖赏……真佩服这群人啊,这样折腾我,彻底颠覆了我原来那种深入简出吟诗作画的静态生活。她们仿佛μ为我打开了另一个世界,让我深刻领悟到“生『命在于运动”的真谛!也让我明白―了健康的重要:所谓&ldq∝uo;爱妻▲,爱子,爱家庭,不爱身体等于零;有钱,有权,有成◎功,没有健康一场空&♂rdquo;的确是至理名言。

近一个月的改造,成效是显着的,也是立竿见影的。复查时医生说,方法对症,病情有极大改善,还需坚持到无期。其次,我丰满的身材现在苗条了许多,大有倾城倾国的趋势。最令我欣慰的是颈脖不痛了,扭转的角度增大,速度随意,我又可♀以随心所欲地捕捉乍泄的春光,欣赏俊男靓女,抛接媚眼飞吻。至于那还未缉拿归案的病根罪犯(々估计破案已是无望),暂且就放它一马吧,让它与我形影不&离,单等有朝一日,我们再同归于尽吧!

当然,这所∏有辉煌成绩的取得,离不开党的好政策,在此,我要感谢党,感谢祖国,感谢cctv,更要感谢以夫为代表的各位指战员,和各位积极参与挽救抢救♤拯救┖蓉儿的好友,闺蜜,♀死党,๑并表示最诚挚的敬意!(旁观者就免啦!)在过去的◣这一个月时间里,是你们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改变了我……(此处省略1000字)

如今,当你看到蓉儿我戴着太阳眼镜,骑着雅马哈,裙裾飞扬的飘然而过时,你还会相信蓉儿是░病人吗?如果信,请深♂信!

上一篇: 今夜月明为相思
下一篇: 记忆里的那场雪